何等凄清
2019-11-28 09:34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词的最后两句既写了对现状的不甘屈服,又写了对现状不可更易的无可奈何。镊即镊白,拔去白发。贾岛《答王建秘书》:白发无心摄,青山去意多。人们在渐入老年,白发初生之时,往往既有点惊慌,又不甘心青春壮岁的失去,镊白就是在这种心态支持下的一种举动。不随芳草重生,浓绿的芳草变黄了,枯干了,到了来年,春风一吹,大地又是一片绿色。白发由黑发变来,即使把两鬓的白发拔光了,它也决不会再生出黑发来。

上片写景,暗寓伤春之情。这年的春季,阴晴未定,天气变换无常,很少有一日爽快明朗的天。开头这一句写得很平实,似乎不见佳处,接着来了个薄日烘云影,想象奇特,用词大胆。太阳本来是不能论薄厚的,在日前加一薄字,是形容阴晦天的太阳,色泽苍白,光线柔弱无力。这样天气里的云团,湿渌渌的,好像能搦出水来。虽然那苍白的太阳烘烤着它,却无济于事。这春天,仍是那样阴暗和潮湿。

这是一首伤春叹老的词。抒发壮志成飞沫,理想化泡影,老大落拓,百事不成的感慨。全词溢满了幽怨之情。

临水朱门花一径,尽日乌啼人静,这两句,由大环境转入到小环境,写抒情主人公的居处。一座朱红大门,院落深深,院中道旁栽满了花木,迎春竞放,芳香袭人。大门前一条清澈的小河,潺潺流淌,无止无息。环境如此优美,只可惜尽日乌啼人静,一天从早到晚,听到的只是乌鸦的啼叫,很难见到一个人影,这是何等的冷落,何等凄清,甚至何等荒凉!

阴晴未定,薄日烘云影。临水朱门花一径,尽日乌啼人静。厌厌几许春情,可怜老去兰成。看取镊残双鬓,不随芳草重生。

贺铸

一般伤春之作多是写绿肥红瘦,花残絮飞,日月如箭,春光不永;这首词却不写暮春的雕残景象,而是写虽有大好春色,却被阴云淫雨遮蔽,冷落荒凉摧残,从字面看,伤感情绪不重,仔细玩味,伤春之情正寓于景物描写之中,这种幽深的含蓄,是很耐人寻味的。

下片抒情,发出老大无成的感叹。厌厌几许春情,厌厌,身体微弱,精神不振。为了那一点伤春情,弄得病厌厌的,心力交瘁。可怜老大兰成。兰成是南北朝时著名作家庾信的小字。其《哀江南赋》有句云:王子滨洛之岁,兰成射策之年。庾信原仕南朝梁,奉使西魏,被留不放还。西魏亡后又仕北周,官至骠骑大将军,开府仪同三司。虽居高位,仍然思念南朝。晚年怀乡之情尤烈,作品风格沉郁哀伤,《哀江南赋》最著。杜甫在《咏怀古迹》诗中说他庾信平生最萧瑟,暮年诗赋动江关。贺铸引用此典自然是以庾信自况,说明他的晚年心情像庾信一样沉郁伤感。

这首词,从伤春入手,表现出作者自伤身世,理想失落之悲观。黄庭坚给贺铸的赠诗有句云:解道江南断肠句,只今唯有贺方回。贺铸退居江南吴下之后,确实写了不少颇能引起人们共鸣的断肠词,本篇仅是其中一首。(毛冰)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cnscyy.cn彩票投注平台,正规赚钱彩票平台,斯诺克投注软件版权所有